精選文章

第三世多杰羌佛 簡介

第三世多杰羌佛  簡介 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慈悲、追求利益大眾、讓幸福圓滿他人、取向人人互相關心、世界文明和平、吉祥昌盛的教導和實踐,對整個世界有著巨大的影響和貢獻,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以其自身尊崇的人文道德、高尚的人品和倫理、淵博的學識、傑出的成就、對人類的無...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歪理邪說:「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因此最好不要放生」


原創  作者:碧水     



『前言』

"念恩:應深深憶持一切無始過去、現在於輪回之父母,皆曾生育養育體愛於我,為我而勞累病苦,恩重如山,念其恩德,故思其父母之苦皆我之苦。" 

                                               ——摘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頂聖如來的《什麼叫修行

  我曾經看到一位「法師」在視頻上大講特講:現在人們的放生已經趨向商業化了,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有人為了賺錢專門去捕鳥抓魚等,讓人們買了再放,還有預約放生的···這樣放生實際上是害生。因此,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最好不要放生(大致意思)。這位號召大家不要放生的「法師」,我不知道他是真的法師還是假的法師。本人雖是愚夫俗子,無法從法義上去駁斥他的觀點,但卻不妨害我對他的觀點持否定態度。




  我可以肯定地說,這個「法師」沒有真正去放過生。因為放生的因緣很多,他講的那種情況僅僅是其中很小的一個因緣。試問:我們怎麼能夠「因為一而捨棄一百」呢?很簡單,一個真正放過生的人,當他走進菜市場,就會很清楚地看到,每個菜市場就是一個地獄,每天無數的眾生被活活殺死,無數的冤魂在哭喊哀嚎!

  隨著現在養殖技術的提高,遠程捕撈能力的加強,每天供應給菜市場太多太多鮮活的生命了。我們所放的那些生命,跟被殺的眾生相比根本不成比例,還需要去預約嗎?

  每天市集上賣的那些魚鱉蝦蟹、雞鴨飛禽等,我們才放生了幾個?!如果我們不去救那些眾生,它們就會當下被殺,墮入刀山、油鍋地獄,多麼殘忍!在無數被殺的眾生面前,我們無法全部救下,也無法阻止這個世界上的人不去殺害它們,而我們能做的只是微乎其微,只要能多救一個就算一個,救總比不救強,僅此而已。

  還有,關於「利益鏈條」的問題,怎樣看待這個問題呢?由此,我想到了一位被譽為「英國的辛德勒」的猶太裔英國人尼古拉斯·溫頓爵士,在二戰時期,他冒著生命危險,在捷克這個國家,通過偽造文件、花光自己錢的方式去秘密接觸並賄賂了蓋世太保,最後用9輛火車,大量偽造的文書和一大筆錢,完成了六百多名猶太兒童的拯救任務。可是當時還有6000多名兒童沒有被救出,尤其最後一輛裝滿250個孩子的專列被攔下,未被運出後,從此就失去了他們的任何信息,這令他痛苦不已,非常自責。後來,每當溫頓爵士回想起當時的決定,他就覺得那時真是瘋狂,他說:「我想,一件事情如果完全按照程序,就沒法兒做了。」


被救的「溫頓孩子」

  當看到那些年輕的猶太父母與自己的孩子,最後深情的一吻,那是黃泉兩隔的一吻,那是他們在這個世界上,在這一生最後的生死離別之吻,那是任何一個人最痛苦、難離別的時刻,而這些年輕的父母戰後再也沒了信息,因此能多救一個孩子,就多挽救一條鮮活的生命。如果這時有人大聲指責溫頓爵士:你太不應該了,你太違背道德了,竟然拿錢去賄賂蓋世太保,讓他們嘗到甜頭,這樣會形成一個救孩子的利益鏈,他們會不斷地索取錢財,你不應該這樣去救孩子。請問:如果是我們在這樣的被滅絕殺戮的情況下跟自己的孩子生死離別時,我們還會想到這是利益鏈條嗎?還會想到這樣做會助長他們的貪欲嗎?因此我只能說這樣的人,我們最好離他遠點,因為我們擔不起這樣無情冷酷的黑業。

  想想這些,我的心靈被震撼了,難道我們有理由逃避放生嗎?

  我們來算一算,每天市集上賣的那些魚鱉蝦蟹、雞鴨飛禽,我們才放了幾個?難道我們不放生,市集上就沒有賣魚鱉蝦蟹、雞鴨飛禽的嗎?就會停止傷害這些活鮮的生命嗎?!

編輯:傑麗    妍明飛

轉載自 吉祥地


本文連結: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台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台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 蒞台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新桃日報 中華民國八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 星期二

【新桃日報訊】經四十八國及地區有關學術機構的五千六百一十二位專家學者認定的“特級國際大師”元首級榮位之義雲高先生(即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為大陸繪畫藝術展出團團長,率團八人,應奧林匹克基金會董事長吳經國先生與雲慈正覺會會長喜饒根登之邀請,與五月七日下午三時抵達中正機場。歡迎場面盛況空前。舉著旗幟,打著標語、手捧鮮花、吹奏鼓樂,上萬民眾高呼:“義雲高大師好!”“熱烈歡迎義雲高大師”的歡呼聲交錯縱橫響徹雲霄。人們一擁而上爭向大師和夫人敬獻鮮花和哈達,秩序井然的歡迎隊伍頓時被擠得大亂。鮮花和哈達將大師和團員們重重包圍,在幾十個魁偉健壯的護衛人員保衛下,好不容易從鮮花和人潮中步入迎賓車。貼著紅色歡迎標語的一千多輛迎賓車隊追隨著大師的坐車湧進臺北市,造成交通嚴重堵塞,迎賓車隊從機場到臺北市足足走了三個多小時。

在大師下榻的凱悅大飯店,同樣是鼓樂喧天,鮮花如潮,大廳內,廣場外擠滿了歡迎的人群,聚匯成一片歡騰的海洋。臺灣民眾用最熱情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大師的無限崇敬和欽佩。凱悅飯店的總經理哈迪十分感動地說:“如此盛況的歡迎場面我從來未見過,就是戈巴契夫、薩馬蘭奇、布希、柴切爾夫人和國際歌星邁克爾傑克遜以及成龍,劉德華等人駐我飯店時的歡迎隊伍加起來也沒有今天迎接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這麼多人,場面也沒有這麼熱烈。”

幾天來,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團在吳經國先生和喜饒根登的陪同下,走到哪裡哪裡就有最隆重,最熱烈,最壯觀的場面出現。十二晚,大師來到臺北汐止,人們排成長對,夾道歡迎,歡迎大師的歡呼聲和鼓掌聲撼人心弦,爆竹和禮花在夜空中飛舞,交相輝映。無數的鏡頭啪啪叭叭的按著快門,記錄下這一幕幕難忘的場景。十三日下午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應雲慈正覺會邀請訪問桃園南崁,到處高掛著“熱烈恭迎義雲高大師代表團”的巨幅橫標,人們扶老攜幼歡迎大師的到來。雖然烈日當空,驕陽似火,但是他們說這仍然比不上他們心中對大師的敬意。當大師離開桃園時,送別的人群一擁而上圍住了大師的汽車,掌聲,哭聲,惜別聲渾然混成一片,難分難解。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團來臺灣所到之處,無不歡聲四起,人潮湧動,情景感人至深。臺灣民眾對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盛況空前的歡迎場面在臺灣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每天到飯店來求見大師的各界人士,由於太多造成無法安排接待的場面,有位退休中將將軍黃倬昭先生向記者說:“就連我們將軍們每天早上七點鐘就在大廳,等候大師接見的機會,可是還不知哪一天才能見得到?”




本文連結: